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萌妻难驯 第一百三十二章 童话故事都是骗人的

发布时间:2019-09-25 19:51:27

萌妻难驯 第一百三十二章 童话故事都是骗人的

冷嗤了一声,霍景林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道。[燃^文^书库][]

“二十年前的连环车祸让你成了孤儿,你做过警察,是不是试过调阅卷宗,却一次次被告知那是机密文件,没有上头特批,谁也看不到?”

他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陆雪漫的眼中有一瞬的错愕,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这让霍景林满意极了。

权慕天,你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无论你做什么,哪怕再荒唐,都有人支持你。就连你把霍心怡嫁给一个糟老头,外公都不怪你!

你要什么有什么!

可一旦我把真相説出来,让你心爱的女人看清你的真面目,她还会留在你身边吗?

“一场简单的车祸为什么会变成机密文件,难道你就不好奇吗?”

她当然好奇!

只不过,霍景林这么説是什么意思?

莫非他看过那些资料,前几天那份以魏蓓拉的名义发来的快递是他寄出来的?

陆雪漫指尖发冷,手心渗出一层冷汗,直觉告诉她,眼前这个男人对当年的事情一清二楚。

“你想説什么?”

“事发当日,雾气很重,能见度不足五十米。我妈在高速路上迷了路,导致逆行。后来,车子抛锚,她只能把车停在路边,步行去附近的休息站找人拖车。可她离开没多久,车祸就发生了。”

看着她变了脸,霍景林眼中闪过阴鸷的光泽,他似笑非笑的説道。

“我哥当时坐在后座上,亲眼目睹了整场车祸。可能你不相信,他一直记得那个被甩出车外的xiǎo女孩儿。而那个人就是你!”

她记得最后一张照片背面,有人用黑色马克笔圈出了一辆逆行的红色轿车。

原来那是权国秀的车!

权慕天也在场的话,难道他也是车祸的幸存者之一?

他为什么从来没提过?

这个消息太具有震撼力,让她脑袋里嗡的一声,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这能説明什么?当时车祸的幸存者那么多,跟我们结婚能有什么关系?”

“车祸造成了大量人员伤亡,但当年的医疗水平有限,幸存者寥寥无几。这些年,只要是在那场车祸中活下来的,都得到了很好的照顾。”

陆雪漫的脸色慢慢变得惨白,报复的快感让他得意极了。

“对你,他就更上心了。八年来,你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监控之下,你的一切都逃不过他的眼睛。很显然,他能第一时间出现,替你解决麻烦根本不是巧合。”

权慕天派人监视我!?

肿么可能?

自己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xiǎo法医,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乱七八糟的念头不断涌上来,霍景林的话让她无力招架,只能下意识的不断否认。

“就算他想补偿我,也没必要跟我结婚!他可以像对待其他人那样……何必非要跟我结婚?”

“原因当然没有那么简单!”

陆雪漫眼看就要崩溃,他何不再添一把火,让她跟权慕天彻底决裂!

“跟你结婚之前,外公要求他在半年之内成家,否则就要按照外公的意愿跟另一个豪门联姻。而你们的结婚日期恰恰是期限的最后一天。毕竟,跟其他女人比起来,他对你更为熟悉。”

她全身发冷,不住的摇头,“你説谎,不是这样的,不是!”

“我哥对你好是出于愧疚,他想替我妈补偿你。他跟你结婚只是不想让自己的婚姻成为家族利益的牺牲品。跟其他名门闺秀比起来,你心思单纯,比她们好控制多了。只要他用diǎn儿手段,你就会爱上他。”

“你胡説!”

怔怔的看着他,陆雪漫无法接受这样事实。

“难道我连虚情假意都分不清楚吗?”

“你不妨好好回想一下,你们结婚以后,他对你比对洛琳更好吗?他做每件事之前,会不会征求你的同意?”

不会!

大叔那么霸道强硬,怎么可能跟她商量?

“以前他跟洛琳在一起的时候,无论做什么,都会先问对方的意见。洛琳説不,他绝不会反对。”

她忽然觉得心里的某个地方塌了,除了一片废墟,什么也没有留下。

眼前的世界是黑色的,一diǎn光亮也没有。

当初,她被华亭露推下楼,也是这种感觉。她的身体是冷的,呼吸都带着寒意,冰冻的感觉让她快要支撑不住。

而霍景林接下来的话成了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嫂子,我真替你不值。如果我哥肯拿出对洛琳十分之一的心思来对待你,你们的感情肯定会更好。只可惜

萌妻难驯  第一百三十二章 童话故事都是骗人的

,从他跟洛琳分开的那一刻起,他的心就死了。”

哀大莫过于死心。

大叔,我对你来説算什么?

是你跟外公较量的筹码,还是弥补愧疚的心灵鸡汤?又或者我什么都不是,只是你一时好心收、养的宠物?

她曾经很天真的以为他们彼此喜欢,甚至以为遇上他是老天爷对她的奖励。

可是,所有的所有都是她一厢情愿幻想出来的。

灰姑娘永远不可能变成白雪公主,童话故事果然都是骗人的!

“嫂子,我的话你听懂了吗?”

“……”

陆雪漫默默转身离开,她几乎要撑不住了,不能继续留在这儿。

看着她脚步踉跄的出了院子,纤细的背影説不出的落寞,霍景林满足的笑了。

她漫无目的的往前走,视线有些模糊,头疼的好像随时会炸开。

可是她不能停,必须马上赶回万丽海景,只有亲眼看见车祸受害者名单,她才肯相信霍景林没有骗她。

权慕天曾经説过,出了碧兰院有一条xiǎo路直通大门口。

她顺着石板路出了大门,招手拦下一辆出租车,迅速钻了进去。望着窗外迷人的夜景,她的视线慢慢被水雾遮住……

陆雪漫愤怒的时候,力气总是大得惊人。

权慕天被她狠狠dǐng了要害,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缓过一口气。他快步走出xiǎo树林,却遇上了夜云山。

“你来这儿干什么?”

前面就是碧兰院,他该不是想去探望母亲吧?

“我想看看你妈。”

夜云山的表情很不自然,甚至有些拿不准。

他纵横商界几十年,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只有到了这儿,才体会到什么叫患得患失。

他怎么知道母亲回国以后搬进了玺园,难道母亲昏倒跟他有关?

眸光一黯淡,权慕天冷冷问道,“你们刚才见过面了?”

“是这样……刚才我正打算离开,她就进了书房。我们只打了个照面,她就昏过去了。”

过去了这么多年,权国秀的反应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果然是这样!

尽管他跟母亲的关系很僵,可遇到事情,他还是会毫不犹豫的站在母亲这边。

“那你还来干什么?觉得给她的打击不够,想落井下石?”

他冷峻的目光让夜云山有些慌乱,急忙解释。

“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这么多年没见面,有些事压在我心里好多年,想当着你和她的面説清楚。”

三十二年了,他有太多机会解释,可是他没有那么做。

如果不是在书房偶然碰到,他还会拖下去。即使把当年的事情説清楚,也改变不了什么。

冷哼了一声,权慕天的声音很冷,不带半分温度,“想让她原谅你,又或者想让我接受你?”

微微一笑,夜云山已经习惯了他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

“能那样的话自然最好不过。我懂你的意思,可即使罪犯也有改过自新的机会,而我只想把话説开。至于你们怎么想,我左右不了。”

当年的事情谁是谁非大家心中有数,时至今日他不想道歉,也不想请求原谅。

夜云山,你真是一个伤人心的天才!

“你走吧。如果可能,我宁可不知道你的存在。”

权慕天的态度让他心寒,可今天他走到了这里,就没打算无功而返,“我知道这对你来説很难接受,但是……”

深邃的眼眸甩出一道冷箭,他沉声喝道,“够了!你走吧!”

“慕天……”

夜云山浑厚的嗓音到了几分颤抖,他越发觉得当年不告而别是他这辈子犯下最大的错误。

把火气压回去,权慕天第三次下了逐客令,“你不配这么叫我,请你马上离开!”

与权国秀碰面只是突发事件,夜云山来玺园是为了另一件事情。

“我今天来是想提醒你,早一天把一切都告诉她,她就多一些时间思考。漫漫是个明白事理的孩子,我相信她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这是我跟她的事,与你无关!”

提到陆雪漫,他看了看时间,立刻焦急的回头张望。

按照道理,这时候她应该出来了。没见到她的人影,难道她先走了?

“如果你爱她,就不该对她有所隐瞒。最残酷的莫过于让她亲手查出真相。一旦到了那一步,你们之间就真的无法继续了。”

无法继续……

简单的四个字让他心头一颤,不好的预感随即涌了上来。

漫漫……

他不顾上夜云山接下来説了些什么,掏出拨出来她的号码。一遍又一遍的拨过去,回答他的只有忙音。

得知陆雪漫没回碧松院,苏伯也慌了神,问清楚以后随即打给了权慕天。

“大少爷,门卫説二十分钟前,少奶奶出了大门,打车走了。您説,少奶奶是不是回别墅去了?”

车速超过160迈,他还在不断加速,“她离开之前跟谁在一起?”

“监控画面显示少奶奶离开碧兰园以后,直接从大门离开,中间没有人与她有过接触。。”

烦躁的挂断了,权慕天一脚油门踩下去,车子瞬间驶出老远……

盐城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盐城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盐城治疗睾丸炎方法
盐城治疗睾丸炎费用
盐城治疗睾丸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