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酒家四月迷之安卡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6:24:08

  你在做什么

  我在做什么

  你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不知道

  安——埃布斯在找你

  他为什么找我

  他的安卡在你手上——

  你是谁

  镜子中的脸忽然笑了,每次我问这个问题他总会笑旋即答,我是古西斯,奉命保管生命之符,也就是安卡

  安卡生命之符埃布斯凌乱的画面又一次涌现形状奇怪的图案,陌生又熟悉的名字,晃荡不清的笑——它们重叠又分开,分开再重叠,直到塞满我的大脑

  古西斯,告诉我,我是谁

  他依是笑,仍说,埃布斯在找你

  古西斯——

  他走了这是第一次,我从镜子中这么真切地看到他离开的背影——绝尘清逸,没有留恋与悲伤他的银发利落地垂在肩头,转身离开的那一刻,我看到他眼底清透的笑

  古西斯,你——是不是可以带我一起离开

  他没有回头,转身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头

  我斜靠在床上,侧面的玻璃窗映出一片广阔的世界我日复一日地看着窗外,那个世界从广阔到狭小,再从狭小到广阔,从未变更一尘不变的感觉让我觉得踏实,因为它会一直属于我,然而它的狭 得我无处可逃我看着窗外的天空,一直看,一直看,直到双眼酸涩干痛,才紧紧地闭上眼

  手臂上的十字刻印传出灼烧般的疼痛感,由内而外,像被摊开在阳光下,每一个细胞都变得鲜红而炽热我用左手紧紧地捂着那片印记,然而疼痛感丝毫没有减轻所有的毛孔逐个被点燃,由灼热变得滚烫,除了毫无知觉的双腿,遍身都是这种焚烧般的痛楚

  古西斯,你说得对,埃布斯的生命之符在我手上可是,它带给我的只有灾难就因为这该死的刻印,我的双腿渐渐失去了知觉,最后连路都不能走我不知道母亲是否知道这件事,她若非看不见便是佯装不知但这已经不重要了她来看我的次数越来越少,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的腿仍旧没好,我知道她早已失去了耐心

  所以——古西斯,我多么希望你能带我离开,离开这个不需要我的世界

  安,我给你带来了安蒙的新书是护士的声音,她和我同岁她很喜欢安蒙

  我看了她一眼她看起来心情很好,连眉梢都有淡淡的笑意

  我曾在安蒙的书中看到过有关生命之符的内容,他说在阿顿山的某处图腾中记录了相关的故事然而即便是安蒙,也并不知安卡具体所指阿顿山其实并不远,只是却没人找到安蒙所说的洞穴和石壁上的图腾

  安,要不要我推你出去今天天气很好

  我点点头

  母亲付钱给她,她来照顾我也许是出于心,或者是出于同情,她始终待我很好我已经没办法彻底相信一个人了,信任这种东西需要耗费太多太多的心力,而我早已精疲力尽

  安,你今天不舒服吗

  我摇摇头她是看不见我手臂上的十字刻印的,我很早以前就试探过所以她并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那么痛苦,因为我看起来很健康,除了丧失行走能力,其它一切都很好我紧紧地捂着那片印记,烈火般焚烧的痛楚始终不曾消失我不想说话没有人能理解,我也不需要人理解所有的安慰都是虚假的,所有的同情都是可怜的,我不需要安慰和同情但是古西斯,我想要离开,我需要一个在痛苦时可以依靠的肩膀,在我忍不住哭泣时给我一个拥抱,只是这样

  安,你看,那朵花开得好漂亮,我摘给你好不好

  我点点头

  她拿着花朝我走过来,盯着我的脸看了许久又问,你不舒服吗

  我脸色不好吗我冲她笑了笑

  她愣了一下,绞着手中的花茎小心地说,我们不是朋友吗

  朋友她的话把我怔住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有朋友吗我从没觉得我有朋友,因为我根本不知道朋友是什么

  你没把我当朋友吗她又问

  我不知道什么是朋友,没人教过我

  安——

  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

  朋友是不用说对不起的,也不必道歉,如果道歉了,就不再是朋友了朋友之间是可以倾诉的如果你难过,可以告诉我,不用一直对我笑你为什么总是笑呢别人在背后对你指指点点你也笑;有人欺负你你也笑;和人吵架你难过还是笑你以为笑就表示你很坚强吗是这样吗

  露丽丝——

  每次看见你笑我就很难过你明明是想哭的,为什么要笑呢

  露丽丝,我害怕你看看那些人,他们总对我笑眯眯的,看起来好像很关心我可是你知道吗,我有事的时候他们从没帮过我他们会躲得远远的,他们会笑话我,会把我的痛苦当成笑话说给别人听如果我哭,他们会假装关心来安慰我,之后再和别人说我没用你看,他们都是这样的人——

  安——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让你难过的我以为你说出来就不会难受了你不要哭,你哭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露丽丝说完紧紧抱着我

  露丽丝,你看你,这么希望我哭出来,希望我依赖你我做了,可是你呢我并不希望你为我担心可是你看你,自己都这么脆弱,你怎么能肩负起我的痛苦呢到最后,我仍是笑拍了拍她的肩,告诉她不要难过

  手臂越来越痛,甚至是腿,也逐渐感受到这种灼烧般的痛苦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以为我早已习惯,可这一次却真的忍不住露丽丝,原谅我,又要给你添麻烦了——

  安,安,你怎么了——

  醒来已是两天后露丽丝站在我身旁,一脸担忧我冲她笑,什么都不再说

  她愣了一下,许久才挤出几许笑意抱歉,露丽丝,不是我学不会哭,而是真的,你真的太脆弱如果我向你倾诉我的痛苦和悲伤,非但不能让我感到轻松,反而是你,也会变得不快乐我并不希望这样

  饿吗露丽丝亲切地说

  我摇摇头我很累,我不想说话我很痛,真的很痛——

  你再睡一会儿,晚点我给你拿吃的过来

  我点点头

  ——或者你现在没什么兴趣,不过我还是想告诉你昨天安蒙接受采访了,这是他第一次接受采访他要去阿顿山寻找那个图腾他说他在找一个女孩,双腿不能行走,她可以帮他找到阿顿山的那个洞穴

  安蒙想做什么为他的新书做特别宣传吗

  不,安,我相信他你——没兴趣吗我帮你报名好不好

  我从没去过阿顿山

  试试也好如果安蒙选择了你,这会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在寻找的过程中,你们会一直呆在一起露丽丝越说越兴奋她确实很喜欢安蒙

  你能一起去吗如果选上了我,你是负责照顾我的人,是不是也能一起去

  我吗我不知道不过,安,如果我也能一起去,这将是多么令人开心的事

  如果你也能去就替我报名吧

  露丽丝突然愣了一下,转而说,你是因为我才报名的吗

  不全是,安蒙说过安卡的故事,我很喜欢我冲她笑笑

  露丽丝低垂着眼帘,又抱了抱我,说我去给你拿面包,今天的黄油很新鲜

  我点点头

  我记得安蒙书中那个勇敢的战士也叫安蒙,他还有一个孪生哥哥他们历经坎坷最后到达阿顿山,然后发现了石壁上的图腾图腾中包含了通往异世之门的方法故事的最后没有结局,所以我弄不清阿顿山是否真的和生命之符有关,而那个异世界会否是古西斯所在的世界

  媒体公布的时间越来越近,可连日的大雨却让人忧心阿顿山并不远,但因地质结构复杂所以极少有人前往山脚是潮湿的密林,荆棘丛生,十分难行奇石集中在山顶,媒体推测安蒙寻找的洞穴在那片奇石聚集之处看着电视机里的画面,我已经对这次出行不抱任何希望纵使安蒙选择了我,我也不认为我们能到达山顶

  古西斯再没有出现,我一个人望着空空的镜子,仍是一个人

  古西斯,你在哪里我不想一个人,你为什么不带我走

  没有回音,也许再也不会有回音了这一刻我多么憎恨你,你让我心存希望,让我整天幻想着你的世界,可我却没办法走进你的世界你为什么要对我笑为什么一直出现又是为什么,等我对你心存希望后不告而别

  古西斯——

  古西斯——

  求求你,带我走

  刻印越来越痛,烈火焚烧一样痛曾经毫无知觉的双腿也逐渐感受到这种痛楚,一点一点被覆盖,一个毛孔一个毛孔地被点燃我看到周身耀眼的火焰,没有尽头我一个人躺在那片烈火里,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个人

  我再次看到那张脸,转身的那一刻没有留念与悲伤我赤脚站在铺满烈火的远方,缓缓朝他伸出手,然而他眼底清透的笑却消失在视线深处我一直看一直看,直到目光里再也容不下那片银色,直到周身被烈火掩埋,而我一个人躺在这片火焰里我多想跟上去,不论前方多么危险,我都不想留在原地我等了太久,再也不想等了可我亲爱的古西斯,他却头也不回地走了

  仰面的黑暗重重地压下来,越来越沉,逼得人透不过气如果可以,请不要给我任何希望;如果可以,请让我在这片黑暗中,在这片烈火里灰飞烟灭古西斯,如果可以,请让我选择永远消失——

  双腿传来莫名的声响,像火焰在枯木上绽开的声音,朵朵尖锐的嘲笑除了仿佛能蒸发掉血液的温度,再感受不到其它我看着那片黑暗,阿顿山的形状渐渐浮现在眼前

  安——埃布斯在找你

  他在哪里

  你知道的

  我试图伸出手,越来越滚烫的温度已经麻痹了知觉我看着周身耀眼的火焰,醒目刺骨的红色缓缓爬进身体,我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一点点燃烧殆尽对,就是这样,让我在这片烈火里消失就好只有这一刻,痛得无法抑制的这一刻,我才能感觉到这个世界的真实,真实得仿佛我曾经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幻觉那些人不存在,安蒙不存在,露丽丝不存在,一切都是梦境唯一真实的只有我周身的这团烈火,它恣意地舞动,烧烬所有思念和罪恶

  漫长的黑暗,听不到任何声音,失去所有感知我不知道这是否是我留在人世间最后的时刻,然而我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很可怕什么都没有,听不到一点声音,没有一丁点儿亮光,除了此刻在这片黑暗里徘徊的我,一无所有我挣扎着想要醒来,可不论如何努力,眼前仍是黑暗,永无止境的黑暗——

  安,你在做什么

  我不知道

  你知道你是谁吗

  我是谁

  我是古西斯安,埃布斯在找你你一定要找到他

  古西斯,不要走,不要离开我古西斯——

  我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风拂而过,轻柔和婉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落在脸上,打在身上,温柔又绵软我伸出手,阳光从指缝中一点点漏下,像抖落了一地的繁星

  ——古西斯,是你吗你知道我不想一个人留在黑暗里,所以把我带到了这里,是吗

  可是——古西斯,你在哪里

  透明的温热的液体从眼角滑进发梢,一颗一颗,用尽力气为什么即使消失了还会有知觉为什么离开了那个世界还会这样想念为什么,为什么一切都没变,你没出现,我也没被掩埋

  ——古西斯,我要怎么做才能不那么想念你

  手臂上的十字刻印渐渐散发出强烈的光芒,越来越亮,仿佛在和某种东西相呼应我静静地看着它,一直看,直到眼睛被刺得睁不开强烈的光束像一根针,笔直地指向远方我怔怔地望着那束光,一动不动

  ——古西斯,是你吗

  我拼尽最后的力气从岩石上爬起来,双腿没有丝毫疼痛感那道刻印散发出的光芒那么耀眼,仿佛给了我希望和力量我慢慢把脚放到岩石下,用双手支撑着身体,后背紧紧地贴着岩石,一点点滑下去一次,两次,三次,脚终于稳稳地落在地面上我用力地靠着那块岩石,内心涌出很久都不曾感受到的喜悦我知道,只要再努力我就有可能恢复行走能力;只需要再努力一点点,我就能摆脱那个该死的生活按住狂跳不止的心脏,手掌和身体一点一点脱离岩石的保护这一刻来得那样漫长,好像过了几个世纪,用尽了所有的呼吸和心跳我终于再次站在蓝天下,像周遭的树木一样站得笔直

  古西斯,你看见了吗,我的腿好了——

  眼泪不可抑制地掉了下来,一颗颗落在身上古西斯,我多么希望你能看见这一刻的我,健健康康的我

  古西斯,我可以走路了——

  我朝着森林大喊一声,回声一圈圈扩散,直至湮没在阳光里这一刻,我感觉到身体里充满了力量心中寄居了那么多年的野兽,仿佛在这一刻被完全释放出来我顺着刻印指引的方向一直跑,一直跑没有巨石,没有荆棘,没有摔倒与爬起,什么都没有我知道,只要我一直跑,就一定能来到你身边所以,古西斯,请你一定要等我我要离开这个不需要我的世界,我想来到你身边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来到了传说中的洞穴仰望的瞬间,手臂上的十字刻印散发出的光芒照亮了石壁上的文字和图画旋即,火红色的石门轰然开启我试探着朝前走了一步,蔓延的红色照亮了脚下的路,路的前方没有尽头

  共 14690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命运不是与生俱来,是在无限的等待中抗争,即便身处不一样的世界,对未来或者真爱的向往却矢志不渝痕的奇幻小说,不是第一次接触,每一次品读,都能带给人心底的震撼人的精神和物质,孰轻孰重在很多时候无法明确划分,如果我们一味活着物质里,无异于行尸走肉,没有了追求,没有了寄托,苟活中是一种凄凉活着悲哀;如果仅仅是活着精神里,我们就失去了生存的动力和源泉这一篇小说,以奇幻的构思,迷离的故事,向我们揭示了人生的主题,不论身处逆境还是顺境,不论历经坎坷还是一帆风顺,对目标的追求,必须矢志不渝【:山泉】 【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09:4 :07 最近总感觉大脑一片混沌,品读偏颇按语不到之处,请见谅 我来自大山深处,来自心灵彼岸……

  2楼文友: 09:4 : 4 问好痕,感觉好久不见,遥祝安好 我来自大山深处,来自心灵彼岸……

  回复2楼文友: 19:21:07 问好山泉兄其实我本来是想等精了再来一一回复的,但是刚上线发现还木精,貌似可能要悲剧了辛苦你了,嘿嘿确实感觉好久没见握手O( _ )O

  楼文友: 09:57:12 这文必须好好读,先做个记号,读完再来评问好痕 夏至出生居于潮汕小镇不成气候简单的懒人一枚

  回复 楼文友: 19:24:12 我表示我看见山泉兄发出来后看见你这个评,就一直等你继续来评来着,O( _ )O哈哈,难得杨兄给我留次评啊

  4楼文友: 20: 1:2 读到开头,我并不太习惯人物们的名字,哈哈,反复回头才留下印象当然,这是我的问题

  说是奇幻,却并非奇幻才让我读下来,而是痕的叙述方式以及那种气息

  最后关于信任的诠释让我眼前一亮,很贴切,我的反应就是:恩,没错,就是这样

  信任往往是没有理由的,也是不计后果的,它就是类似本能,但仅对那个人有效 夏至出生居于潮汕小镇不成气候简单的懒人一枚

  回复4楼文友: 19:45:18 我本意是想写成古埃及神话的赶脚滴,所以里面的人和物品就选了那样的名字别说你记不住,我自己也是写着写着忘记了,反反复复检查才保证我没弄错不过令人忧桑的是最后没成神话风格,还是成了我自己的意识流方向喜忧参半

  你说的信任的那句也是我最喜欢的,嘿嘿,看你这么说总有种偶遇同类的赶脚最开始写的时候,我还在 是啊 后面加上了一句:但只对特殊的人而言后来删除了,觉得看的人能明白,没想到你就写出来了,哈哈

  不过,这文有一种令人惆怅的忧桑,不精就要退了,哎,阴云密布啊

  5楼文友: 11: 7:08 痕兄弟啊,精品了,把阴云都撤了吧

  虽说世间大多时候并不公平,但好文终归没被遗漏好事 夏至出生居于潮汕小镇不成气候简单的懒人一枚

什么季节补钙吸收最好
老年人乏力适合吃什么
维生素D滴剂主治什么病
儿童骨质疏松吃什么食物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