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轮回永叹 第二百二十八章 除夕·除希(十)

发布时间:2019-10-13 00:10:24

轮回永叹 第二百二十八章 除夕·除希(十)

一间古朴的中式小楼里,一个男子不耐心的大口喝着龙井,看着楼下四名看守,心里一直想着如何能逃离这里。

秋去冬来的杭城里,关杨心烦意乱的挣扎着,无论他怎样尝试,都不曾逃离山香爱的禁锢。小楼古老的柱子散发出淡淡的幽香,听说这是已经有上百年历史的古迹了。充满岁月的木质楼阁和小院里的高大槐树让关杨一度觉得自己像是被圈养的金丝雀。可是照照镜子,自己的外表怎么也不像是会让人赏心悦目的样子。

楼梯下传来了一个脚步声,听起来像是高跟鞋的声音。关杨闭着眼睛躺在硬邦邦的床榻上有气无力的问道。

“才过去几个月,你就这么颓废了?”

“山香爱?!”关杨一下子弹起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缓缓走上来的山香爱。“你来干嘛?”

“这是我的房产,我过来难道还需要你同意吗?”山香爱笑着从桌上拿起一个茶杯,给自己倒上一杯茶,“住的还习惯吗?听说你是北方人,南方的冬天不好过吧?”

“你要真好心的话就放我走好了,要不然就别假惺惺的问这问那的。”关杨毫不客气的说道。

“怨气倒是不小。”

“困了我这么长时间,今天怎么有空来看我?难道是良心发现打算放了我?”

“你不算聪明,但这次倒是猜对了,恭喜。”

“什么?”关杨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你要放我走?”

“没错。”山香爱推开木窗,感受着外面的丝丝凉气,“我将要跟你的结拜兄弟叶轻眠合作,所以一个健康活着的你正是代表我善意和诚意最好的礼物。”

“你要跟我二哥合作?去干什么?”关杨问道。

“当然是一起除掉我们共同的敌人啦。”山香爱故作差异的说道,“你不会不知道监察者希一直想着要杀死你兄弟吧?”

“你们要一起对付希?”关杨半信半疑的看着山香爱,目光透漏着不信任。

“这个世界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况且我和叶轻眠之间的矛盾也并非不可调和,所以暂时的合作也不会那么令人难以接受吧?”山香爱理所当然的说道。

“但是所有人都以为我死了,如果不把我交出去,二哥肯定不会同意跟你合作,所以你才会放了我是吧?”关杨想了想,直接的说道。

“当然,说起来我对你也还不错不是吗?虽然你人不能离开这里,也不能跟外界联络,但是你想要什么都会有人给你送过来,小日子也挺舒服的不是吗?”

“放屁,就算你给我个皇宫,也改变不了你软禁我的事实。”关杨义愤填膺的说道。

“哦?”山香爱鬼魅的一笑,“包括定时给你送来的不同的美女吗?”

听到山香爱说起这件事,关杨脸一红,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放心,这种事我不会到处跟人讲的。”山香爱戏谑的看着关杨,眼含笑意的说道,“这次放你回去,希望你能好好的协助叶轻眠,跟我好好配合一次哦。”

“呵呵,这你可是想多了。”关杨冷笑一声,“我二哥为人最多疑,你觉得我回去之后能立即被大家放心的接受吗?”

尽管不愿意发生这种事,但是关杨明白,就算换了自己,一个被敌人软禁了数月的兄弟归来,心里就算再不愿意往坏处想,实际上也会有些疑虑。信任的恢复需要一定的时间,并不是一蹴而就的。

“哦?那叶轻眠可是有危险了。”山香爱故作神秘的说道,然后就不再继续讲了。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山香爱有意岔开话题,“我和叶轻眠打算合作的是除夕计划,大体上你可以理解为,我们将会在初选结束的时候将监察者希这个麻烦彻底解决。”

“别转移话题,你说叶轻眠会有危险是什么意思?”

“算了,即使我说了你也不会相信的。”

关杨咬了咬牙,尽管知道山香爱是故意激自己去问的,却还是忍不住往她的预期剧情里走,“你把话说清楚,至于信不信那是我的事。”

“哎。”山香爱无奈的叹了口气,“既然你一定要听,那我就说了,不过就像你说的,信不信在你,事后要不要去证实,也是你的事情,所以不要等我说完就急着反驳我。”

“你先说事儿。”

“你应该知道关桑曾经被落叶之纱活捉的事吧?”山香爱问道。

“知道。”

“恩,后来关桑被落叶之纱的内鬼放走了。不过你觉得监察者希会这么轻易的让这么一个重要人物平白的就逃掉吗?”山香爱意有所指的说道。

“什么意思?”

“死亡是万物的终结,很多人之所以敢应用赴死,无非是不曾体验过死亡的可怕,和那种让人绝望的恐怖过程。”山香爱面露凝重的缓缓开口说道,“关桑在被活捉当天,就被监察者希折磨致死了三次了,也就是说,他再次复活需要的徽章已经高达万枚了。换句话说,关桑在现实世界已经没有再次复活的可能了。”

“什么?!”关杨双拳紧握,眼睛发红的龇着牙,“希这个臭娘们儿。”

“我话还没说完。”山香爱不经意的笑了一下,继续说道,“据我观察,关桑或许已经因为畏惧死亡投靠希了,否则…他是没办法活着离开落叶之纱了。别以为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在希的眼皮子底下把人放走。”

“你胡说!我三哥怎么可能做对我们不利的事情?!”关杨当即反驳道。

“你瞧瞧,我早就说了你不会相信,这可是你执意要我说的。”山香爱一副我早知如此的表情,“这只是我的猜测,并没有任何根据,不过我觉得这才是最符合真相的假设,你可以选择不信,但也不能觉得我在故意骗你嘛!”

“你不用说了,三哥绝对不是贪生怕死的人。”关桑果断的说道。

“那你是贪生怕死的人吗?”山香爱诡异的一笑。

“我当然也不是!”

“这样啊…”山香爱缓缓的起身,但在关杨看来却快如一道闪电,只觉得自己的脖子被一双玉手死死的钳住,并不锋利的指甲似乎随时能刺破皮肤隔断自己的喉咙。

随着山香爱身边三大圣经同时展开,一股无法描述的无形压力瞬间如海啸般席卷而来将关杨紧紧的包裹。

相比于躯体的疼痛,这股精神上的威压才是真正令人绝望的致命一击。关杨只觉得虚无缥缈的死亡此刻犹如实体一般,离自己只有咫尺之遥,放佛只要下一秒,自己就会陷入永恒的黑暗,失去所有,再无生机。

此刻关杨没有去思考山香爱为什么要杀自己,唯一能支撑他不立即倒下的曙光只有那轮回徽章的复活机会。关杨还没死过,自己身上有足够的徽章可以复活,这是他全部心思紧紧握住的最后的稻草。

山呼海啸般的圣经能量席卷着自己,关杨头一次觉得自己这么渺小,甚至比不过沧海一粟的存在感。他知道自己可能逃不过一劫了,这一瞬间,生命里的美好不自主的浮现,小时候在孤儿院的一幕幕开始浮现,点燃的暴力,叶轻眠的诡诈,关桑的懒惰,关榆的油滑,几个人一起调皮捣蛋的画面如走马灯一样闪过。

在之后,孤儿院关停后,自己跟着大姐一起离开祖国在海外相依为命,靠着叶轻眠最初的资助,逐渐发展处了自己的势力。

再快点,再快点,关杨潜意识里不断的催促自己要快一些再次回忆一下曾经的美好,因为他坚定的知道,死亡迫近了。

但是突然,所有的压力瞬间散去,颈部那令人窒息的手也松开了。

“死亡的感觉,如何?”山香爱没有理会匍匐在地上喘着粗气的关杨,自顾自的说道,“你的结拜兄弟关杨,可是经历过三次呢。你现在还觉得,再无退路可以复活的他,可以一心一意的坚定信仰,去为了叶轻眠死吗?你现在还觉得,关杨没有哪怕一丝的可能投靠监察者希吗?”

关杨汗流浃背的抬起头,看着正望着窗外的山香爱,沉默不语。

“我并不想挑拨你们兄弟之间的感情,但是我和叶轻眠的计划是杀死希,所以我不希望一个希的棋子如此深入的潜在我们的队伍里。”山香爱回过头,走到关杨身边扶起他,“你可以选择相信关杨,但是如果我的猜测是真的,那么我的计划是彻底暴漏,而且你会害死我,害死叶轻眠。害死你的大姐,还有潜伏在落叶之纱的你的另一个兄弟。”

“你…为什么不自己告诉二哥。”关杨动摇了,他不敢确定如果自己没有足够的徽章复活

,是不是会放弃兄弟之间的情谊。或许那时候自己会一咬牙选择牺牲,但也不是没可能因为死亡的恐惧而怀着愧疚选择背叛。可能前者的可能比较大吧,但是他不敢赌。

“我被人称作谎言与背叛之神,你觉得我的话会有信服力吗?我不想破坏这次合作,所以这种话我虽然很想说,但是我能不能说。”山香爱无奈的看着关杨,“所以这才是我愿意放你离开最大的理由,为了我和叶轻眠的计划,为了我们所有人的安全,我希望你监视关杨,并想办法把他排除这次计划。甚至于…”

“甚至于什么?”

“甚至于如果发现他偷偷和希接触,再他讲出计划之前…杀死他。”

未来之城。

“关杨?发什么呆呢?”关桑往关杨脸上丢了个瓜子,打断了后者的沉思。

“没,有点无聊,不知道干啥。”关杨看着轮椅上的关桑,不能复活了,这就是他一直拒绝恢复的真正理由吗?他真的隐瞒的自己曾经死亡过的经历吗?那么三哥…

“下盘棋?”关桑不知从哪摸出一副围棋。

“来啊,我杀你一局。”

资阳白癜风
河源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石家庄好的治性病医院
资阳白癜风好的医院
河源牛皮癣治疗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