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青岛单果潍案纪实打黑专案款供儿子上学

发布时间:2019-10-13 00:20:21

青岛单果潍案纪实:“打黑专案款”供儿子上学

在青岛,单果潍是一位颇具戏剧性的人物:一方面,他曾先后获全国优秀人民警察、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因抓捕聂磊集团成员表现突出,还被青岛市委、市政府记个人二等功,自誉为“打黑英雄”;另一方面,他又涉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犯罪并从中大肆受贿。

单果潍身兼“黑白两道”,正应了络上那句话:在青岛这个地方,打黑英雄又是保护伞不奇怪。

4月13日,单果潍因犯贪污、受贿和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数罪并罚,被山东临沂市河东区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20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50万元。

空中“邂逅”巧设套

2005年7月,单果潍从青岛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副支队长升任市南分局局长,因青岛是副省级城市,单果潍官至副厅。

市南区是青岛最繁华的中心区域,也是聂磊黑社会集团(以下称聂磊集团)的发源地,聂磊集团的主要产业和相关公司总部都在这里。对黑社会来说,“拿下”辖区的警方“头头”是必须的

。事实上,市南区公安分局连续三任局长也都被聂磊集团“拿下”了,这是后话。

官当大了

,警衔也要晋升。单果潍原来是一级警督,当了局长(副厅)要晋升为三级警监,按照公安部规定,晋升警监要到北京进行为期半个月的培训。

单果潍赴京晋监培训,带了一个叫王东的随行人员负责后勤保障。王东的职务是市南分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同时兼任青岛市保安服务总公司市南分公司负责人。按照王东的说法,保安公司是局长的小金库,局长有不好处理的账目,就安排保安公司处理。

进京的飞机上,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坐在经济舱第一排的单果潍发现头等舱里坐着时任青岛市公安局副局长的姜集喜,和青岛一家房地产公司老总刘峰玉。空中邂逅市局领导,单果潍主动上前打招呼,领导顺势把刘峰玉介绍给单果潍。刘峰玉系聂磊集团的“军师”,主要负责同官员打交道。

在首都机场刚下飞机,一辆凯迪拉克轿车就在飞机舷梯旁等候了。姜集喜、刘峰玉、单果潍、王东依次上车,直奔北京昆仑五星级酒店,聂磊集团的另一名核心成员安俊宇已经开好房间等候多时了,晚上吃涮鲍鱼,刘峰玉、安俊宇依次给单果潍敬酒,酒后大家一起去夜总会唱歌。

第二天晚上的宴请档次更高了,单果潍、刘峰玉、安俊宇又悉数参加。

两次饭局的撮合,把他们“粘”在了一起。

与黑社会“老四”成密友

香港中路是青岛最繁华的一条大道,地标性的摩天大楼沿街林立,五星级大酒店集中在周围。经过半年多的筹备,2006年底,市南区香港中路71号,青岛档次最高的一家夜总会(新艺城夜总会)开业了。

夜总会开业那几天,市南分局机关及下属各个派出所都调警力前往。看到如此宏大的场面,许多市民说警察是给夜总会捧场的。因为他们知道,夜总会没有任何手续(没有工商执照、特种行业经营许可证、治安许可证、消防安全许可证等等),干不了什么干净事!有人还戏称,这是“检查式保护”。

夜总会的老板是聂磊和李岩,其分占55%、45%的股份。夜总会由李岩任总经理负责经营,重大事情由聂磊决定,并派人提供暴力保护。

山东高院终审判决显示,李岩位居聂磊黑社会集团第四位,因犯有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组织卖淫罪、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无期徒刑。让人惊奇的是,李岩(黑社会)和单果潍(公安局长)竟然是一对好朋友!

单果潍、李岩等四五个人形成了一个比较固定的户外活动小圈子,经常一起爬山。爬山时,由李岩安排一辆商务车把大家拉到青岛崂山东部,活动结束再找个农家乐吃饭、喝酒,李岩负责买单。逢重大节假日,李岩还会安排夜总会的工作人员陪单果潍一起爬山。

据聂磊交代,聂磊集团己经把单果潍列为“自己人”了。1999年,聂磊集团的骨干成员刘峰国因故意伤害他人,被市南分局上通缉。青岛市公安局于2006年成立“46号”专案调查组对其进行调查,并明确要求市南分局予以配合。2007年下半年,为给刘峰国办理取保候审并撤,聂磊安排刘峰玉送给单果潍罐状青铜器一个,请求单果潍帮助办理取保候审,单果潍同意,并提出需先疏通承办人和分管领导的关系。随后聂磊根据单果潍的示意,安排手下分别给时任市南分局承办人和分管管法制的副局长打招呼。2007年11月5日,刘峰国投案,经单果潍同意后,刘峰国被取保候审。

一审法院认定,单果潍明知“46”号专案情况,仍接受他人请托,违反法律规定为刘峰国办理取保候审,对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进行包庇、纵容,其行为构成包庇、纵容社会性质组织罪。[1][2]下一页“打黑专款”猫腻多

北海健身俱乐部位于青岛市香港中路7号,是按照五星级酒店标准装修的高端健身会所,距离新艺城夜总会不足3公里。单果潍经常到这里健身,两年下来欠款11.2万元。

在单果潍的协调下,某招待所以房费和餐费的名义,给市南分局虚开了两张发票,金额合计28.2万元。单果潍以打黑花费签字报销,支付北海健身俱乐部的11.2万元欠款后,多余的17万元交给自己的女秘书保管,以“6?10打黑专案款”建账。

汽油费9万元、餐费10万元……借打黑,单果潍“找了好多发票”签字报销。不到三个月,女秘书手里的“打黑专款”发展到了140多万元。

按照单果潍的说法,市南分局多次打黑,花费了大量的财力、物力,由于一些费用不好处理,所以虚开了一些发票。言下之意,虚开发票套取的财政资金全部用于打黑了。

事实却与单果潍的说法相反,市南分局打黑专案组负责管理财务的干警表示,他们从来没有虚开过发票,所有打黑经费都通过正常渠道报销了。

“打黑专案款”到底干什么用了?女秘书提供的支出明细显示:一部分用于删除络负面帖子,就是对络论坛上关于市南分局和单果潍个人的负面帖子,格杀勿论,不惜花钱;一部分“打黑专案款”“慰问”了涉嫌犯罪后的在押民警,譬如市南分局副局长王林良因涉嫌受贿被关押在文登市看守所,单果潍派人到文登市看守所给送上“慰问金”2000元;治安大队大队长王东、香港中路派出所所长韩进杰因涉嫌受贿在关押期间,他也分别派人给送上了3000元“慰问金。

还有一部分“打黑专案款”,在女秘书的支出明细上列的是“专案、特情、维稳”支出,实际上单果潍却用于儿子和侄女上学了。

单果潍为保送儿子到北京一知名大学读研究生

,其煞费苦心,多次派市南分局干警到北京跑关系,最终如愿以偿。所花费用,以专案、特情、维稳的名义在“打黑专款”中列支。2007年,单果潍的侄女考上西安音乐学院后,为了到中国音乐学院借读,他又多次派分局干警往返济南、西安、北京等地,请客送礼等各种费用也都在这里列支了。

单果潍还多次邀请儿子和侄女学校的领导、老师来青岛开会、游玩,住五星级酒店,并派分局干警保护、陪同,费用公款列支。

单果潍由市南分局局长调任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支队长期间,因虚开发票还发生了一起戏剧性的故事。2013年1月,青岛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政委,在走廊暗橱里发现了一个纸袋,内有9.8万余元现金,当时查不清来源,上交纪委。原来,钱是单果潍安排司机藏的。单果潍在卸任分局局长就任市局经侦支队支队长之前,让青岛成锦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虚开了11.8万余元的建筑装饰发票

,并伪造了施工合同,报销后将其中的9.8万余元交给司机保管。单果潍发现检察机关对其展开调查后,遂安排司机将钱藏匿。

一审法院以贪污罪,依法判处被告人单果潍有期徒刑10年。

“平安”当作大礼送

除了与黑社会的纠葛之外,单果潍还收受青岛一些知名房地产企业的贿赂,甚至向这些知名企业索贿,他们之所以乖乖就范,原因也与黑社会有关。用一位老总的话说,就是“在青岛,由于黑社会活动猖獗,开发商需要公安机关的特别保护。”

2008年春,某开发商看中了一块土地,计划开发房地产

。聂磊集团知道后,强行派出数十人给开发商“维持秩序”,最后因多种原因虽没开发,但也要支付聂磊集团“劳务费”90万元。

正因为这样,一些相对正规的企业更愿与公安领导攀亲结友。山东省海航实业有限公司总裁于海波送给单果潍10万元现金后,单果潍对于总说:“谢谢兄弟,我也没有好送你的,就送你个平安吧。”

“我们的公司坐落在市南区,属于单果潍的辖区。”于海波说,“开公司做生意经常有各种事情发生,特别在青岛,黑社会的捣乱和骚扰很严重也很经常,这个时候需要公安处理,特别是单果潍出面摆平这些事情。在海信广场建设期间,也出现治安问题,找单果潍以后都能及时派警处理。出警及时对我们的帮助很大,对捣乱者也是个震慑。”

有人调侃,警方要让黑社会保持一定的规模和水平,这样才有利可图,这就是警方对黑社会“既养又打”理论。没有了黑社会的骚扰,开发商就不会乖乖送钱了。

青岛某集团开发的燕岛国际公寓,与奥帆赛会场仅一路之隔,东依燕儿岛公园,南接滨海步行道及蔚蓝大海,是青岛市中心少有的三面环海半岛型小区。2007年下半年,单果潍给该集团董事长刘某打,说他家老人年龄大了,工作忙,想和老人住的近一些,考虑到婆媳关系,又不想和老人住在一起。他看中了燕岛国际两套房子,让刘浩在价格上给优惠。

单果潍选了两套房子,一套164.61平方米,售价2.34万元/平方米,总价385.1874万元;另一套103.67平方米,售价2.14万元/平方米,总价221.8538万元。两套房子合计售价607.0412万元。

为了不得罪单果潍,同时又能和他搞好关系,刘某按照单果潍的意思,这两套房子以1.3万元/平方米卖给他了,但房产证上的名字一个是母亲的,一个是儿子的。两套房子低于售价258.2772万元。

刘某说低价售房给单果潍亦有苦衷:“我们集团地产公司都坐落在市南区,开发的多个地产项目都在市南区的地盘上,青岛社会环境比较复杂,黑社会势力经常插手一些工程建设方面的问题,这些都需要公安机关来协调。如果因为买房价格不满意而得罪单果潍,那么无论对我们集团还是地产公司以及个人都会产生极为不利的影响。地产公司的消防、开发楼盘中路牌门牌号确定、开发过程中发生的治安案件都在公安机关的管辖范围内,如果他加以干涉的话,公司业务就无法正常开展。

原标题:青岛单果潍案纪实:“打黑专案款”供儿子上学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前一页[1][2]

怎样在微信上开店
个人可以开微店吗
如何制作自己的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