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玄镜司第七百八十七章功亏于溃

发布时间:2020-01-26 15:04:02

玄镜司 第七百八十七章 功亏于溃

撼山破的这一次被击退并没有给众人以任何的信心,因为目前有限几个能够给地道强者造成伤害的人又倒下了一个。

“你还能不能挺住啊!”孟晓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身后玉珑儿的情况,只是他如今治疗进行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只要再有三分钟,不!哪怕只有一分半钟,他就能够将李香的心脏修补完全,至于之后的那些内脏就能够先等等了。

玉珑儿没好气的回头白了他一眼,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深吸了一口气踉跄站起,“把你天秤座的圣衣给我。”

孟晓没有任何的犹豫,天秤座圣衣直接从体内射出穿戴在玉珑儿的身上,他也没有问为何天诛弓消失了,只是全身心的投入治疗之中,期待能够更快的完成。

他并不是没有想过,就算自己也加入战斗怕是也拿撼山破没辙,可是至少能够继续拖延下去。这个时候他心里已经将所有能够想到的天道高手名字骂了个遍,只是可惜,青玄麟在上面被缠住有心无力,而翼皇和狮王则假装被阿道夫缠住毫无相帮之意。至于赤颜,很可惜,天上那激烈的天道高手间的较量已经封闭了这好大一片区域的感应,赤颜没法感应到孟晓的困境。

穿上天秤座黄金圣衣的玉珑儿并没有爆发出力挽狂澜的气势,只是那一步步状似艰难的靠近显得更加壮烈了。撼山破却并没有轻视玉珑儿,刚刚那一击他是动了真格的,只是没有想到那一击竟然会被挡下来,而且从五毒仙剑上传来的触感,他甚至觉得若是再有几箭五毒仙剑都要被打碎了一样!虽然如今那把神奇的弓不见了,但在不明底细的时候,他仍然不敢乱来。

嗖!玉珑儿此刻有种悍不畏死的感觉,明明撼山破才是那个最该进攻的人,人家沉默正是应该符合她拖延的目的,可她偏偏自己送上了门去。

撼山破的眉头紧锁,五毒仙剑乍然从光虹之中分解开来,五把颜色各异的宝剑像是飞射的流星般携着呼啸向着她攒射过来。

叮叮叮!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玉珑儿必死无疑的时候,一阵金属交鸣却是将所有人的脸都打肿了,只见一片耀眼的金光之中,枪、拐、剑、盾各种兵器的身影交替闪烁,金光就像是能够化作实质的护罩一般,竟然将袭来的五毒仙剑尽数抵住,甚至于玉珑儿的娇躯还在一步步的朝着撼山破前进!

撼山破大惊,从五毒仙剑上反馈回来的感觉告诉他,那些黄金圣衣所幻化的武器上统统缠绕着远远超过他所理解的武道意境。

只是,这怎么可能呢?不要忘了,那可是有好几种武器的,一个人就算从娘胎里开始练习也不可能同时精通这么多兵器啊,更何况每一种武器的意境都不低。

撼山破开始退了一步,他不想跟一个将这么多种武器都练出武道意境的对手近身交战,哪怕他的修为要比对方高出两个大境界。

“蠢货,你还在等什么,他们在拖延时间,直接用境界压死他们啊!”就在撼山破在思考为何玉珑儿像开挂似的那么猛时,一边的楚人美怒了。

因为余氏的离开,现在重伤瘫倒的蓝正宰此时正被楚人美踩在脚下,凭借楚人美的恶毒,她当然不会轻易让蓝正宰简单的死去,正在想怎么炮制对方的时候,却见撼山破竟因为玉珑儿的骁勇而后退了,不由大怒。

撼山破眉头微皱向着孟晓看去,果然见一股几乎是肉眼可见的生机缓缓从李香的身上升起。这如何能忍?本来他们就是来杀孟晓的,尸山血海的人从来不会简单的杀死谁。对待敌人就是要折磨才有趣、才解恨。断其五肢、辱其妻女、诛其九族,在他面前杀掉其认识的每一个人,只有这样才是他尸山对待敌人的风格!所以当看到对方要将那个女人治好时,自然不会令其如愿。

撼山破陡然收回五毒仙剑,失去了目标的玉珑儿却是心中叫糟,只是尚不等她有所行动的时候,撼山破已经将五毒仙剑束剑成丝从她的身侧爆射出去。

迅疾的速度远远超过了玉珑儿视线所能够捕捉到的极限,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出言提醒后用其无与伦比的直觉拦住了两把宝剑。

“小心!”

玉珑儿甚至可以说有些撕心裂肺的提醒让孟晓的后背都浸透了一层冷汗,他没有回头但他知道小伙伴们都在拼了命的阻拦,只是,他也知道面对地道高手的攻击,他们能够起到的效果微乎其微。

砰!一把剑被泼猴捧着灵翠峰给拦住了,另外两把从侧面绕过还穿透了它的下肋,剧毒眨眼间就侵蚀了一大片皮肉,令他本来就杂乱的毛发显得更加脏兮兮的。

剩下的两柄剑带着一丝甜香距离孟晓越来越近,那是剧毒划过空气形成的异象。李言看着宝剑飞速接近,但一切在他看来却又像是慢镜头一般,这是煎熬、是一种明明知道爱人即将死亡却无能为力的绝望。

爱一个人肯定不止是占有,那么李言懂得什么是爱吗?这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只是,现在他不想李香死,不想!哪怕有情人最终各分东西,哪怕最后自己不再是自己!

李言的眼中满是悲哀与绝望,但是他的气势却在急速的飞升,就像是小溪中突然间泛起了波纹,波纹眨眼化作大浪,小溪变作河流,大浪变作潮汐,河流凝为大海!

蜕凡境、入道境、入道一境、入道二境,从来没有人见过这么快提升的修为,然而这一切太快了,没有人来得及反应,除了一个人,一个和尚!

“我来!”

演相从李言的身后站了出来,他的脸上都是绝决,处女座黄金圣衣与一百零八颗念珠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力量场。佛光与代表着死亡的黑芒交织在一起,骤然的共存与太极是如此的相似却又有所差别。

然而生与死的融合必然是这个世界的主旋律,即使这融合远远没有孟晓那么稳定与持久,但还是挡住了最后的两把宝剑!

轰隆隆!地道高手的澎湃灵气从五毒仙剑中陡然炸开,演相只觉得一股无法抗拒的灵力倒卷而回,啪的一声像是失去了什么般心里空落落的。低头望去,原本手中捏着的黑色念珠已经支离破碎散落一地。

李言的气势陡然一滞,难以置信的望着身前的光头,他曾经想过所有可能的援助,却唯独没有想过会是他。

“你还要多久啊?”演相的声音低沉无比,好似人生从此没有希望一般。

孟晓没有说话,因为他的治疗就要进入最后阶段了,他要在修补心脏的同时驱除鳄海的灵气,眼下正是最最关键的时候。

演相一见哪还不知道这已经是关键时刻了,心中一狠,双手猛挥将地上散落的黑色念珠全部摄起并推向撼山破。

这突如其来的攻击方式倒是让撼山破颇为惊讶,然而也仅仅是惊讶罢了,五毒仙剑再次聚合形成了一个光圈将黑色念珠全部圈住。剑刃轮转好似要将所有的黑色念珠都磨碎似的。就在这刹那之间,演相一口鲜血狂喷,血气飞溅到黑色念珠之上,一颗颗念珠突然间化作了一件件黑色的圣衣!

玉珑儿距离撼山破最近,看见此景却是瞬间远离,她明白了演相的决心,在佩服之余也无奈的叹了口气。只见所有的黑色圣衣轰然炸裂,狂暴的威力一点都不比刚刚五毒仙剑合一时的威力差,甚至论起波及范围和破坏力要更胜一筹。

嗷!泼猴扛着灵翠峰跳到孟晓身后,用山峰将爆炸的威力遮住,然而泼猴本来就有伤,虽然能够用灵气压制毒素,但这威力还是让它连着退了好几步,更是痛的猴嘴直咧。

而撼山破的样子就更加凄惨了,这明显是自爆魂宝的攻击方式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使得他整个暴露在了爆炸的威力之下。整个身体从上到下都被威力侵袭了一遍,哪怕及时布下了灵气防御但还是被威力冲击到了内脏。一口老血像是不要钱似的猛洒,整个身体打横着飞出老远撞断了十几颗大树才告停止。

演相的脸色瞬间苍白毫无血色,自爆魂宝是弱者最后的尊严,也是搏命的招数。然而演相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同,圣衣与念珠本是一体,如今他自爆念珠却还保留着圣衣,可那自爆魂宝带来的伤害却是实打实的。如今他已经再无战力了!

“好了,好了,就快好了!”孟晓神情一松,鳄海的灵气终于驱除,下一剑便要让时间倒流令心脏长好。

然而,这一剑却再也没有能够斩下去,因为他忘记了,他们都忘记了!如今在他们周围可不止是撼山破一个人。

虚空陡然出现一层涟漪,仅仅刹那之间一只头部似由角质铠甲覆盖的鲸鱼从天而降,黑洞洞的口中似乎蕴含了无尽的吸力与死亡……

呼!鲸鱼落地并未出现任何撞击,而是如同如水般融进了地下。

孟晓躲开了,他一脚踹开了演相,抱着李言和李香躲开了鲸鱼的吞噬,然而,那一剑他没能斩下。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或输入址:.

北京国仁医院哈岩
北京市昌平区南口医院
贵阳看妇科去哪个医院
宝鸡男科治疗方法
玉林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